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法国大选观察:为什么菲永是阻止勒庞晋级的最佳人选?

法国大选观察:为什么菲永是阻止勒庞晋级的最佳人选?

菲永(François Fillon)是共和党里的老面孔,在11月27日右派党内选举二轮投票中,以66.6%的高支持率,成功突围。当前左派社会党四分五裂,菲永则以绝对优势领跑右派,必然成为有效应对勒庞的不二人选,此外他和勒庞在社会和国际问题的立场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是国阵很难在自己 “优势领域”反击菲永的原因。他远不是最好,也非最坏的候选人,但却是阻止极右政党晋级的最佳人选,此次成功逆袭成为右派大选黑马,可谓时势造“英雄”。

菲永意外上位,打翻了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一手的好牌。

这个排外民族主义政党,指责于贝(Alain Juppé)为伊斯兰教做嫁衣,并痛斥萨科奇(Nicolas Sarkozy)官司缠身,但面对同样强调“家庭、国家权威和劳动”等传统保守价值的基督徒——菲永,似乎无可奈何。

“菲永对国民阵线危害最大”,11月23日右派党内初选二轮投票前,国阵议员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Marion Maréchal Le Pen)坦然承认。她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姨妈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担任该党党魁,并将作为候选人,角逐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

2015年12月6日法国举行大区选举,一轮投票中,国阵获得28%的支持率,超过两大传统政党——共和党 (Les Républicains, 27%)和社会党( Parti socialiste,23.5%) ,从此自诩“法国第一大党”。虽然二轮选举中,它遭遇左右两党联合围剿,突围甚少,但极大巩固了大区议员的数量(由118增至358名)。此前国阵参加总统大选,每次都会为“搜刮”500个议员签名支持而绞尽脑汁,今年看来,这简直是小菜一碟。

大选将至,最近不少民调显示,所有候选人中,马琳·勒庞的支持率在二三名之间徘徊不定,这样看来,她极有可能“杀入”二轮总统大选。在这一背景下,主流政党不惜超越党派之争,达成基本共识,即组成“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想尽一切办法阻遏国阵领跑2017年法国大选。

誓作“勒庞终结者”,这是目的,也是各个候选人拉票的最好论据。演好这一角色,菲永慎重的个人做派、典型的右派意识形态和精心拟定的执政纲领,都为其加分不少。他远不是最好,也非最坏的候选人,但却是阻止勒庞晋级的最佳人选,此次成功逆袭成为右派大选黑马,可谓时势造“英雄”。


菲永正本清源 国阵惊慌失措



菲永和勒庞的经济主张相左,前者推崇自由资本主义,后者反对全球化、呼吁贸易保护主义。多年来法国经济日渐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有媒体认为法国上下,从一定程度上讲或达成彻底改革的共识,菲永的经济政策虽有些“刮骨疗伤”的意味,但仍获得右派选民的支持。

两人在社会和国际问题的立场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是国阵很难在自己 “优势领域”反击菲永的原因。

首先,双方在社会议题上均相对保守。他们都希望修改同性婚姻法,且菲永得到反同性婚姻运动的支持,个人反对堕胎;在教育方面,菲永提出学生在校要穿校服,并不止一次提出要重写“官方历史教科书”。

其次,双方在移民和伊斯兰问题上都持强硬态度。菲永希望收紧对难民的社会补助和国家医疗补助,并多次强调保护国家传统文化,否认法国是一个多元文化国家,得到不少极右选民的好感。

再次,双方在外交事务上都颇有戴高乐遗风,摒弃意识形态桎梏,以务实态度维护法国国家利益,尤其是拒绝同美国结盟,改变对俄敌对策略;在叙利亚问题上,都呼吁同阿萨德对话,合力打击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从社会大背景分析,近两年来,大型恐袭事件接连不断在法国本土爆发,当前政府不仅未推出有效策略,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一问题,甚至发出“恐袭无法避免”的宿命言论,民众不得不重新思考族裔、民族身份认同、社会秩序和国家权威等问题,右派选民大多数虽然对安全、移民和宗教问题极为敏感,但对极右势力回潮仍保有警惕之心。

据11月28日最新民调显示,一轮选举中菲永会以26%比 24%微弱优势领先勒庞,但在二轮投票则会以67% 比33%的绝对优势把她击败。

共和党大获全胜 社会党迷雾重重



共和党首次举行公开初选,成绩可谓斐然,其成功可以做三重维度的解读。

首先,11月20和27日两轮投票中,均有逾400万选民参加,高出预期数字,比2012年左派公开初选的参与率高。此前四次候选人电视辩论,均有500到850万观众观看,收视率飘红,法国民众对右派初选高度关注,从另一层面体现出选民希望法国执政党在明年大选中能够实现左右更易。

其次,一轮投票结果逆民调推测,出人意料,可见选民几乎未受到舆论影响,而是基于信念,选出候选人。

再者,各方竞选活动仅限于施政方案和政治路线之争,不涉及候选人私生活,逐鹿问鼎是个过程,输赢在所难免,但贵在胜败两方尽可能保有风范、不失体面,本次初选得以服众,也是法国民主政治生活成功的典范。

在决逐2017年总统大选的旅途中,右派的路线图愈加清晰,但左派选情则愈加扑朔迷离。

目前左派分为三大阵营,一是以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为代表的偏左翼,他得到法国共产党支持,目前民调支持率在13%到15.5%之间浮动。

二是四分五裂、群龙无首的执政党——社会党。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上台后推行社会自由主义政策(social-libéralism),引发党内左翼阵营不满,政治路线分化严重,“造反派”(Frondeur)一度占据上风。此外,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民调支持率降至个位数,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被认为失去自动代表社会党参选的合法性,党魁冈巴德利斯(Jean-Christophe Cambadelis)迫于压力,答应在明年年初举行左派党内初选。目前四名社会党党员和一名绿党党员已经宣布参选。11月27日,法国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通过媒体透露或参加总统大选,不排除自己将同现任总统奥朗德正面对决。法国媒体评价称,社会党正走向自我毁灭。

三是以前经济部长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为代表的中间派。他民调呼声极高,首次参加政治选举,便引来极大关注,他拒绝参加左派党内初选。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左派一盘散沙,菲永则以绝对优势领跑右派,必然成为有效应对勒庞的不二人选。

前路漫漫 菲永需要应对多重挑战



菲永是共和党里的老面孔,在今年右派党内选举分别以一轮44.1%和二轮66.6%的高支持率,成功突围,旧貌换新颜。

他曾担任法国总理,但后来成功变身“局外人”,与前总统萨科奇实现“决裂”;他重申右派经典价值,即社会问题上保守、经济问题上激进,反而成功“改造”了当前要么中间、要么偏右的共和党,走出第三条道路,跟当下的“主流”意识形态实现“决裂”;他从基层到中央,几乎担任过所有级别的职位,是个典型的职业政客,但却以朴素的个人风格和政治家该有的风范赢得选民信任,跟不少法国政治人物的草率、轻佻和政治生活的泛娱乐化倾向实现“决裂”。

这是他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右派初选中,菲永以强硬的姿态赢得“价值观”之战,但在全国大选中,他如何妥协才能凝聚更多政治力量,将是他面临的最大挑战;此外,国阵制定最新策略攻击他,一反常规,不是抨击其社会主张,而是火力炮轰菲永的经济政策;他的经济方针本来已经充满争议,在大选举行前的半年时间里,将会被不断掷于镁光灯下,成为各方论战的焦点。

确实,在不少批评者看来,菲永鼓励多劳少得,不惜以国退民进为代价降低国家债务,用的都是些过时的老方法。做一个稍显“激进”的推测,如果菲永最终得以宣称“胜利重回我这边”(La victoire me revient),也许是法国社会的集体怀旧心理在作祟。但昨天真的会更好么?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