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法国共和党公开初选:候选人竞选方案知多少?

法国共和党公开初选:候选人竞选方案知多少?

11月20日和27日,法国右翼政党——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将分别进行一轮和二轮初选投票,指定候选人代表右、中阵营,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此次投票全称——“右派和中间派公开初选”(primaire ouverte de la droite et du centre),面向全体法国公民,而非只限于党员。选民只需交两欧元,并签署规章表示认同右派和中间派价值理念,便可给候选人投票。这是法国右派历史上首次公开初选,不少观察者认为,基于这一特殊性,不管当前民调如何,选举结果其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7名候选人参加初选,包括6名共和党人和1名基督民主党(Parti chrétien démocrate)候选人——让-弗雷德里克·普瓦松(Jean-Frédéric Poisson)。共和党候选人阵容豪华,包括前总统、前总理、前部长和前党魁等党内大佬:阿兰·于贝(Alain Juppé)和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目前占据民调冠亚军位置;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和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试争党内“第三人”,谋求谈判筹码;娜塔莉·科修斯柯-莫里塞(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打出“开放进步牌”,是唯一的女性候选人;让-弗朗索瓦·科佩(Jean-François Copé)目前民调支持率最低,翻身机会不是很大。

他们在经济议题上,方法论各有侧重,但立场相近,都主张减少企业税负、限制工会权力等供给方政策(politique de l'offre,即政府通过刺激总供给而非总需求提振经济的经济政策)。不少经济学家指出,右派经济措施遵循自由主义经济路线,并无太多创新之举。但在社会议题上,尤其涉及到身份认同和伊斯兰等敏感点时,他们分歧不少。后恐袭时代的法国对安全议题尤其关注,在紧急状态的背景下,法制国家和安全保障,两者孰轻孰重,候选人也有自己不同的考量。这是右派初选的热门话题,将会继续主导随后的法国大选。本报综合梳理7名候选人的个人资料及其竞选纲领的核心措施,以飨读者。

于贝:“温和中间派”?

竞选网站:http://www.alainjuppe2017.fr


波尔多市长于贝曾于1995年到1997年担任政府总理,2014年8月通过博客宣布参加总统竞选。他目标明确,即“团结右派和中间力量,抵制国民阵线和法共”。目前,于贝的民意最高,已经得到中间派——“民主运动”党魁弗朗索瓦·白鲁(Fran.ois Bayrou) 和“民主派及中间派联盟”(UDI)大部分党员的支持。他是精英政客的典型代表,从政经验丰富,言行谨慎,自称是个“温和派”(modéré),但萨科齐团队不止一次嘲笑于贝的竞选策略,称“法国民意向右转,他却往中间靠”。面对对手指责,于贝承诺推出“彻底”(radical)且“必须”的改革措施,欲实现真正变革。大选前,他开诚布公承诺只会谋求一届总统任期,并打算任命部长一任五年,希望部长们有长远计划,从长计议。他今年71岁,仍要全力以赴,放手一搏,年龄是劣势也是优势。

安保政策:

动员警察宪兵预备役人员;

重新定义执法人员的“正当防卫”原则(目前法律严格控制警方执法时对武器的使用,规定只有在对方持枪的前提下,警方动用武器才属正当防卫,缺少这一前提,警察的所作所为不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取消自动减刑原则(为鼓励犯人在监狱好好表现,当前法律规定,只要他们服刑期间规规矩矩,一般都可享受自动减刑原则,即第一年减刑3个月,随后每年都可减刑2个月,刑期低于一年的,每月自动减刑7天);

恢复最起码刑期(peine plancher) 规则(即为惩治惯犯,2007年萨科齐上台时通过改法律,为相关罪名设立最低判刑年限,比如最高判刑可达20年的罪名最低判刑不得低于7年,但奥朗德担任总统后,于2014年废止该条款);

增加一万名监狱服刑位;

设立专门的狱警职位负责从被关犯人那里获取情报;

反对建立法国式的关塔那摩监狱(即审判之前便把人无限期关押),认为法官审判必不可少;

五年任期内增加70亿欧元国防拨款,“保证军队实现日渐增长的任务目标”。

社会政策:

每年通过议会表决,确定来法移民人数上限,同时确定留学生、雇员和家属移民分别所占的份额;

法国大学或经济部门通过积分体制(unsystème par point,即为外国人打分),确定是否需要相关外国人;

家庭团聚需要满足相关工资条件;和英国谈判,重新确立边界移民协定,解决北方难民“丛林”问题;

统一欧盟成员国难民接待条件,他认为目前各成员国对难民申请者补助金差异太大;

保持落地国籍权(Droit du sol) 现行法律规定;

赋予市镇警察更多职责授权;

提出“幸福的身份认同”这一概念,计划设立三项措施,保证民众遵循政教分离的原则:1 制订世俗化法规。2 不遵循世俗化原则妨碍公共秩序的人员将被定罪。3 设立全国宗教委员会促进各宗教同国家的对话交流;

严格监视宗教场所,关闭宣传极端思想的清真寺,驱逐宣扬暴力的伊玛目,同法国穆斯林教权代表确立伊玛目雇佣准则,伊玛目应使用法语传教,宗教领域资金来源要透明,经常查看“圣战主义”网站的人员将被定罪;

减少一半议员数量,议员是否兼任其它地方职务,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反对取消核电,认为核电在法国能源供给上地位重要;

学校管理人员享有更多教学自主权,减少10%的教职人员数量,为教师增加10%的工资,保持当前的教育预算水平;不会取消同性婚姻法案;

不会禁止校园中大学生戴穆斯林头巾;

经济政策:

劳资谈判陷入僵局时,企业内部雇员公投便可决定是否通过相关决议;每周法定工作时间由35小时增至39小时;

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

统一公务员和私营企业雇员退休金计算机制(当前公务员的退休金以退休前半年的平均工资为计算基础,而私营企业雇员以25年最高收入平均水平为计算基础),2018年起新雇佣的公务员将实行新的退休金管理机制;

减少20万到25万公务员人数(离职人员岗位不再招聘),修改公务员薪酬体制,工资会根据其工作表现有所变动;

最低收入者无需交任何捐税;

制订更有利于中产阶级家庭减税的政策,将家庭税务商数(une part de quotientfamilial)每0.5分的减税上限由1500欧元提高到2500欧元。该商数是根据家庭状况获得减税和领取救助金的指数,一般来讲家庭中一个小孩代表0.5的指数,商数越大,减税力度也越大,目前法国制订每0.5指标最高减税额为1500欧,于贝主张将上限提高到2500欧元;

用较为简单的体制取代“艰苦职业工时账户”(compte de pénibilité);设立“有所保障的长期就业合同”(CDI sécurisé), 在雇佣合同条款中注明解雇的具体条件;

失业一年后政府逐步减少失业金发放金额,更好的监督调控失业者寻找工作,改革就业合同条款,鼓励企业雇用;废除补贴就业岗位(emplois aidés);任期内减税280亿欧元;

取消巨富税(ISF);

继承财产低于15万欧元,继承人小于40岁,无需交税;

增值税提高一个百分点;

把公司税率由33%降至30%,中小企业的公司税可降至24%;

五年内减少850亿到1000亿欧元公共开支,2022年前把公共开支由国内生产总值的57%减至50%。

萨科齐:“ 真正的右派”?

竞选网站:https://www.sarkozy.fr


2012 年,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谋求第二任总统任期时,被左派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打败。起先,他从政坛“隐退”,后试图东山再起,于2014年底重掌人民运动联盟(UMP),后将其改名为共和党,并于今年8月份推出新书《一切为了法国》,以书为媒,正式宣布参加总统角逐。在法国媒体眼中,萨科齐的个人风格和政治路线都比较“强硬”(dur)。他精力充沛、战斗力强、领导范儿十足且极具个人魅力,得到一大批右派平民选民的追随,但也有人指责他盛气凌人、专制跋扈,且喜欢和富人交朋友。他自称“真正的右派”,但被指不断“右化”自己的政治路线,在极右选民中拉票。萨科齐上次大选的竞选经费超支,被控做假,深陷司法泥潭,这是他的软肋,但这位61岁的前总统不止一次在身份认同和移民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毫不费力便主导了全国政治辩论方向,这是他的强项。目前萨科齐的支持率仅次于于贝,最近涨势强劲,他会成为法国历史上败选总统梅开二度的第一人吗?

安保政策:

细化警察职责,引导他们更好地打击犯罪,其它工作可交由私人公司负责;

单独关押伊斯兰极端分子;

设立去极端化中心,避免伊斯兰极端分子对社会造成威胁;

涉恐法国公民将被软禁在家并带上电子手链,但涉案者若是双重国籍或是外国人将被驱逐出境;

设立“监狱情报中心”;

列入“S”档案的人将被关入留置中心,如果他们是外国人则被驱逐出境;

走上“极端化”道路的人,或在监狱被“极端化”的人群将被送进“去极端化中心”;

将建立确保反恐的特殊法庭和相应的国家检察院;

“紧急状态”结束后,警方白天和晚上都有权实施行政逮捕;

增加2万个监狱服刑位;

设立特定服役制,18岁后如果没通过高考,也没怎么接受教育,可以通过服役共同学习生活准则;

恢复最起码刑期(peine plancher);

16岁起便应负刑事责任,而不是现在的18岁。并为未成年人建立特殊监狱;

刑罚执行权责将归检察院而非刑罚执行法官负责;

司法部旗下的监狱看守此后将划归内政部管理;

解除有暴力倾向极左组织,禁止打砸抢人员游行示威。

社会政策:

每年确定各类移民人数上限,大量缩减移民数量,中止经济移民,暂停家庭团聚;

对于避难申请者,应要求在地中海南边的欧洲国家领地设立档案预审中心,经费由欧洲出;

同英国谈判,制订新的边境管理条款,解决北部加来难民聚集问题;

修改落地国籍权,取消自动给予在法出生外国人子女法国国籍的原则,比如这些人员成年时有案底,不能给予其国籍;

主张移民“共和同化”(assimilation républicaine),签订新的同化合同,才能获得长期居留或申请入籍;

只有在法国定居10年以上者才可申请入籍,目前是5年,在法国定居5年以上外国人可接受社保救助;

中小学、大学、行政机关和工作场所将禁止一切宗教标志;

学校食堂中止提供清真餐;

禁止大学生在校内佩戴伊斯兰头巾;

法国伊斯兰改革首先从修正法国穆斯林信仰理事会(CFCM)的特权着手。萨科奇成立的文化机构将有资格授权伊玛目(在内政部监控之下)。对言论有违共和国法规的伊玛目,可禁止其布道,可将其驱逐出境。内政部还负责监管伊玛目的培训,确保国外资金来路清白;

内政部保留对建造宗教场所的否决权;

减少三分之一议员数量,废除议员不得兼任多个职位的法案;

不会修改同性婚姻法。

经济政策:

通过企业内部公投决定相关事宜将成为“常态”;

放宽经济解雇条件,企业如以重新组织管理为由便可解雇员工;

为无理由解雇设立最高赔偿金额上限;

鼓励加班,支持“多劳多得”原则,加班工资免税;

废除每周法定35小时工作制,每个公司有权决定雇员的工作时间;

公务员每周工作时间将由目前的35小时,提高到37小时,同时工资报酬按37小时支付;

逐步延缓退休年龄,2020年63岁退休,而到2025年时64岁退休;

减税340亿欧元;

免除最低收入者税收;

企业转手费用将免税85%,如果企业保持至少五年运转,并保留大部分工作,该转手费将全部免税;

个人所得税降低10%;

废除“巨富税”;

40万及以下继承遗产无需缴纳财产税;

增值税保持不变;

取消艰苦工时账户制度;

收紧失业补助金发放,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减少失业补助。如果失业人员两次无理由拒绝培训和工作后,政府将对其停止发放失业金;

减少1000亿欧元公共开支,承诺在2022年把公共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减至50%;

裁减公务员队伍,在五年任期内,减少30万个公务员岗位,司法、军队、警察和宪兵不在裁减之列;

鼓励有节制地开发“页岩气”,重新投资核电领域;

废除《住房买卖与城建翻修规划法》(Alur)中限制房租的条款。

菲永:最“保守”的自由派?

竞选网站:https://www.fillon2017.fr/participez/#newsForm


现任巴黎议员的菲永,曾在萨科齐手下当了五年的政府总理,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不是一句话能说得清的。2015年4月,他宣布参加总统职位角逐。经济上,他视英国保守党第一位女领袖——撒切尔为榜样,在自由主义的道路上走得最远,但在社会议题上则十分保守,维护右派传统价值,甚至提出修改同性婚姻法案。他批评现任总统奥朗德懦弱,对萨科齐当年的外交冒进政策表示质疑,是为数不多反对同美国结盟、鼓励促进法俄关系平衡发展的候选人。这位前总理的竞选方案准备充分且敢于直谏逆耳忠言,他的支持者认为,菲永最大的优势在于待人“真诚”,做人做事足够“诚实”,但他性格内敛,难以吸引媒体关注,费加罗报的记者便曾指出,他“太过严肃”。目前菲永民调支持率勉强排第三名,他会成为左右二轮初选的“第三人”么? 或出人意料晋级终极选赛?

他在竞选纲领中提出十五条核心措施:

5年任期内,减少1000亿欧元公共支出;

企业减税400亿欧元,家庭减税共计100亿欧元;

结束每周法定35小时工作制,公职人员恢复每周39小时工作制。

废止巨富税,增值税增加3个百分点;

推迟退休年龄至65岁,合并各种退休金制度,提高退休人员的购买力;

以个体创业者(auto-entrepreneur)缴税制度为标准,统一商贩(commerçant)、手工业者(artisant) 和独立工作者(indépendant)的缴税制度;

废除欧盟农业规定之外法国本土叠加的规定,把法国打造成欧洲第一农业大国;

设立统一的社会救助金,确保工作收入永远大于社会救助金额;

为安保和司法领域增加120亿欧元拨款,并额外创建1.6万个监狱服刑位置,确保所有被判刑的人根据法院判决结果服刑;

禁止在国外协同恐怖分子作战的法国人回国。同敌人串通勾结提供情报的人应被判刑。驱逐在法国参与恐怖活动的外国人(反对未经审判便关押被列入“S”级档案的人);

通过设立指标上限减少移民数量;外国人在法国获得合法身份两年后,才可以获得国家社会补助;

入学年龄从现在6岁提前到5岁,促进小孩提高阅读能力,可以获得更多知识;

统一家庭补助,家庭补助最高限3000欧;

只有异性恋夫妻可全权收养小孩,限制同性恋通过医学辅助生育措施(PMA)孕育孩子,禁止第三方代孕(GPA);

保护文化遗产,通过“遗产为人人”计划减少保护开支;支持艺术创作,让法国文化焕发光彩。

勒梅尔:求“新生”的老面孔

竞选网站:http://www.brunolemaire.fr


47岁的勒梅尔曾在前总理德维尔潘手下做过办公室主任,后在萨科齐总统任职期间,担任过农业部长,也算是政坛上的一副老面孔,但或许因行事太过规矩,右派初选两场辩论之前,勒梅尔几乎不被大众知晓。2016年2月,他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大打年轻牌,提出“新生”(renouveau) 的口号。这次出现在大选舞台上的他,爱穿牛仔裤,习惯不打领带,谈论问题偶尔加几句“网络语”,把年龄当成卖点,强调“老一代要给年轻人让位”。这位曾在巴黎高师、国家行政学院和巴黎高政一干精英学府就读的“年轻人”,走了一条最经典的法式从政之路,如今抨击自己的前辈政客,呼吁“新生”。勒梅尔初试总统大选,民调显示他同菲永争做第三人,如此来看,成绩不错,无论结果如何,这次参选或改变他随后的政治生涯。

勒梅尔的竞选纲领共计1021页,特别具有标志性的便是,他提出国会二轮选举的当天,即2017年5月18日,举行全民公投,通过以下条款:取消公职可兼任原则;减少议员人数;候选人如要参加国家或地方议院选举,本人不得有违法记录。任职期间,将举行一次全民公投,决定是否通过欧洲联盟条约的新方案。

安保政策:

制订针对恐怖分子的特殊法案,如果涉嫌罪行同恐怖主义相关,则可进行暂时关押;

被列入“S”级监视档案的外国人将被驱逐出境;

设立对恐怖主义行为知情不报罪;

驱逐阻碍南特机场建设的钉子户;

拆除加来“丛林”和其它无法之地。

社会政策:

严控进入法国的非法移民数量,议会每年通过接待数字指标,收紧家庭团聚政策;

支持外国人同化政策;

制订世俗法规,对各种模糊的概念和行为作出明确规定,公共场合佩戴伊斯兰全身罩袍当前被认定是违法(infraction),将被定性为轻罪(délit)行为;

废止教学节奏改革;

取消国家行政学院;

为了重建选举人和选民之间的信任,每六个月各部长向议会公布开支账目。

经济政策:

结束每周35小时工作制;

结束巨富税制;

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

2018年初实行全民减税;

降低普遍化社会捐金(CSG)缴纳;

用“特定目标合同”(COD)代替现有的短期工作合同(CDD),根据工作的工资和艰苦程度给予一定的补助;

将就业中心部分私有化,定期检查合作公司和协会的工作指标;

改造当前竞争力和就业抵扣税(CICE),直接减轻企业主的税务负担;雇员少于10人的小企业,只要增雇一人,便将免除一年的企业税收;

设立一项单一互助补助金(allocationde solidarité unique),最高上限是最低工资的60%,保证接受政府救助人员的生活水平低于工作人员的最低生活水平;

五年任期,减少800亿欧元支出,五年内减少50万公务员职位。

莫里塞:右派的另一种声音

竞选网站:https://www.nk-m2017.fr


43岁的巴黎议员莫里塞是唯一的女性候选人,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位,曾在萨科齐总统任期内担任环境部长,并在他2012年大选中担任发言人一角。她不认同萨科齐的右倾化言行,尤其不满他在国民阵线问题上的暧昧态度。莫里塞离开共和党政治局常委后,今年3月8日宣布参与总统大选角逐。她希望代表“进步的右派”,强调法国进入一个全新的世代,应该用新的思维应对这个新社会,不仅在经济上走自由主义路线,在社会问题上同样持自由开放态度,除了极力维护避难权,同样提出大麻合法化条款。她敢想敢说,不囿于政客的传统模式,是右派里的一个异类,令人耳目一新,但有时因此会失去体制的支持,面临的挑战不小。能够同党内大佬同台,并同前“老板”平起平坐决一胜负,对于莫里塞的团队来说,她已经赢得了自己的初选。

她提出十二条措施,声称与其说这是纲领,不如说是一种新的世界观:

新自由:

推动参与型民主模式的发展:设立公民虚拟议院,保证法国公民直接提出改革意见;

为企业松绑:减税1000亿欧元;

促进独立手工业发展:统一独立工作者的身份界定(statut);

人人环保理念:通过缩短原料供给周期,建立就近环保经济理念(écologie deproximité)。

新财政:

合理简单的纳税制度:设立单一比例制纳税方式,保证人人都有基本收入;

工作培训用到刀刃上:320亿职业培训应优先照顾年轻人和失业人员;

重新确立家庭政策:第一个孩子出生到成年,父母获取家庭补助,补助金额同他们收入不挂扣;

救助无法独立生活的家庭:为每个无独立生活能力的公民提供救助。

新责任:

打造一个“谦逊”的国家:改革福利国家体系,节省1000亿欧元公共开支;

教育精益求精:在学校中重建教师的权威,打造一流的法国大学;

欧盟在国际议题上应有更大作为:赋予欧盟政治上更多合法性,保证它在防务、移民和反恐问题上有更大作为;

改造法国的伊斯兰教管理模式:禁止萨拉菲主义,同一切伊斯兰极端化现象作斗争,禁止其海外资金支持,所有清真食品征收1%的税收,用于清真寺建设。

科佩:右派“脱敏”者

竞选网站:http://www.jfcope.fr


目前担任莫城(Meaux)市长的科佩,曾是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后又在希拉克任期内数次担任部长职位,可谓少年得志,萨科齐任期内,他担任共和党前身——人民运动联盟的党魁。从2012年萨科齐落选之际,他时运仿佛开始倒转,先是党内大选,在同菲永的争夺战中陷入僵局,他虽然以微弱优势获胜,实则两败俱伤。后来他又被卷入竞选帐目丑闻——“毕格马利翁(Bygmalion)”事件,不得不替萨科齐背黑锅,作为证人出庭,形象大跌,被迫辞去党主席职务。2016年2月初,司法正式宣布他清白,一周后科佩宣布参加总统大选。他强调“为右派脱敏”(décomplexerla droite),希望不设禁忌,谈论一切,包括移民和恐怖主义等各种敏感议题。民调显示,他支持率不足5%,他毫不掩饰“复仇”的真实意图:有评论称,此次竞选与其说是为了自己当总统,还不如说是为了阻碍萨科齐再次当选。

科佩竞选纲领最引人注意的一条便是,提出通过政令治国(une gouvernance parordonnance) 的方针 , 无需通过议会投票,政府在大选后的两个月内可立即实施。

安全:

隔离走上极端化道路的外国人;

增加警察、宪兵和军人的数量;

结束自动减刑措施。

就业:

支持企业内部公投,规避劳工法相关条款促进创业。

税务:

减少企业和个人赋税;

统一家庭补助数额。

移民:

促进欧盟做好边境管理工作;

提议议会每年投票设立移民人数固定指标;

在法国居住时间少于5个月的外国人不得享有福利保障。

教育:

让学校管理者享有更大自主权;

学生进入初中前,要进行统考。

普瓦松:基督民主党推选的“局外人”

竞选网站:http://jfpoisson2016.fr


10月13日,右派初选第一次电视辩论之前,普瓦松在法国民众眼中还是一张极其陌生的面孔。他是基督民主党党魁,也是唯一一名共和党之外的右派候选人,在民意测验中,支持率在1%到2%之间徘徊,有人称他是个被提前宣布“死刑”的局外人。基督民主党是个建立不久的小党派,植根基督传统教义,社会理念上极其保守,近年来因领头反对同性婚姻法而名声大噪,该党反对市场经济泛滥,支持国家主权至上,反对欧盟一体化。普瓦松本人是哲学博士和社会法硕士,开过公司,同其他6名职业精英政客不同,他强调社会资源更好分配,提醒大家不能盲目攻击工会,是唯一一个反对自由主义经济路线的候选人。2015年9月中,他通过《当前价值》(valeurs actuelles)杂志宣布参加总统竞选,“法国人期待不同的东西”,他说。普瓦松想说服其他人可能没那么简单,但毫无疑问,此次他成功吸引公众注意,法国媒体称,他的种种表现不愧总统候选人称呼。

安全:

提议恢复全民兵役制度,每人至少服役10个月;

国防开支应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

提高军人数量;退出北约。

就业:

减轻企业税务负担,降低劳工费用,修改当前的劳工法,促进企业管理政策更赋有弹性。

税务:

设立 “ 全民基本收入”(revenu universel),即合并最低社会保障金,向所有有需要的法国人提供统一补助;

在不降低家庭购买力的基础上降低10%的公共支出。

移民:

重新确立血缘制原则,即以自然人血统关系为标准确立原始国籍;

废除家庭团聚原则;

组织全国公投确立在法外国人应享有的福利补助数额和申请补助的条件。

教育:

修改历史和法语语言教学;

将“基督教根源”写入宪法;

废除历史纪念型法案(lois mémorielles,通过法律确定国家对某一历史事件的立场);

简化非合同学校成立手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