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法国大选:“马克龙旋风”会一直刮下去么?

法国大选:“马克龙旋风”会一直刮下去么?

当部长、搞改革、建政党、闪电辞职再到参加总统大选,别人在政坛辛勤耕耘几十年才敢做的事,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只用了两年零三个月。11月16日上午在巴黎郊区的圣德尼省,这位年仅38岁的法国前经济部长宣布角逐2017年总统大选。“我希望法国能抓住机遇、勇于冒险、敢于希望。”他的这句话,说的是法国,同样是自己。

2014年8月底,他出任经济部长,推出争议颇多的劳工法改革,2015年中旬开始,支持率直线飙升,近来在总统候选人民调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距离2017年法国大选投票还有半年时间,如今选前工作进入白热化阶段,马克龙非左非右,但又左右通吃,他的参选决定必然搅动各政治阵营的“一池春水”。各方密切关注他动向并相应调整自己竞选策略的同时,不禁疑问:“马克龙旋风”会一直刮下去么?

他无经验、无政党、竞选纲领无多大新意,选举面临不少挑战。回答这一问题,需要了解这股旋风从何而来。
 

反建制代表

他不属于任何党派,至今从未参加过任何民选,此次参选绕开左右翼两个大党,脱离了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选举做起问鼎总统的既定体制和模式,在法国政治史上也是个异类。他和美国新晋总统特朗普纵有万般不同,但无法否认,两人都被看成是反建制派代表,身上都贴有“政治不明飞行物”(oveni politique)的标签。

他在今年八月份离职演讲上曾特别强调亲身体会到当前政治体制的弊端,“我们的政治体制总是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妥协,解决方案并不完美”,“我们的政治体制从来不考虑现实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30%的法国人表示对任何政党都无好感。缺乏从政经验本是他的致命弱点,但在传统党派政治越来越不得人心的大背景下,他希望化腐朽为神奇,将劣势打造成自己的优势。
 



超越左右意识形态

马克龙不拘泥于左右意识形态,敢说敢讲,打破不少禁忌,为充满官话套话的法国政治舆论场带来了不少新鲜劲。在左派政府任职时,他从未严格遵循统一口径,时常和总统总理唱反调,虽遭到不少来自社会党内部的非议,但却引来媒体热议,增加了曝光率。

他银行家出身,继承前总理罗卡尔(Michel Rocard)务实左派的衣钵,坚信供给方政策(politique de l’offre)才能挽救法国经济,是个不折不扣的社会自由主义(social-libéralisme)践行者。但他不止一次澄清自己不是社会党人、公开炮轰社会党极具标杆意义的劳工政策——每周法定35小时工作制,并为雇主阶层辩护,称他们工作同样艰难。这些被传统左派认为“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每次“语出惊人”,总都能击中媒体的兴奋点,成为热点事件,同样吸引右派选民目光。

但在社会议题上,马克龙虽然表态不多,仍可看出其鲜明的左派底色。比如,为应对恐怖主义危机,法国总统奥朗德曾坚持推出取消双重国籍恐怖分子法籍的强硬策略,马克龙则旗帜鲜明表示反对,认为剥夺国籍除了加速社会分化之外,毫无实际反恐作用。
 


追求进步主义

讲战术,他是个搅局者,不循规蹈矩,老是挑衅既定秩序,但谈策略,他或更希望做一名开拓者,认为世界在变,法国应该去适应和追赶,而不是孤芳自赏、一成不变。究其实质,他挑衅的终极目标或许是法兰西固有理念,从而赢得一批追求进步主义人群的好感。

“我希望法国年轻人梦想成为亿万富翁。”马克龙的这句话曾经在法国掀起轩然大波,被批粗俗,他解释称“年轻人应不惜一切获得成功”。这一风波背后,讲的不仅是法国民众的金钱观,同样让人思考法国当前体制是否刺激经济散发活力,是否切实鼓励年轻人追求成功。

怎么形容马克龙呢?“这好比优步对抗巴黎出租车”,对他颇为欣赏的经济学家菲利普·阿若龙(Philippe Aghion)如此评价。

法国右派初选一轮投票五天前,他宣布参加总统大选,不少评论分析,选择这个时间点公布,意在削弱右翼阵营中温和派候选人——于贝(Alain Juppé),但赢得总统大选不能仅靠政治算计和强势宣传,“马克龙旋风”能否刮下去,或许还要看他的竞选方案是否可信,能否激发整个国家向上的动力和潮流。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