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法国大选:被特朗普附体的法国右派党内初选

法国大选:被特朗普附体的法国右派党内初选

特朗普获胜被看作一场强烈的政治地震,余震很快冲击到大西洋彼岸。

11月20日,美国大选后半个月,法国右派进行党内初选,推举候选人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右派中的保守派——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经济上极度推崇自由主义,成为初选黑马,意外大获全胜,赢得43.7%的支持率,进入二轮大选,27日他的对手将是社会和经济政策都相对温和的前总理——阿兰·于贝(Alain Juppé),他本是民调冠军,此次意外爆冷,仅获得27.8%的支持率。此外,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奇(Nicolas Sarkozy)第一轮意外出局,令人始料未及。

回顾初选前的造势活动,可以看到在当前本土主义和排外主义抬头的背景下,法国如何自持才不会过度刺激极右思潮,才不会成为下一个美国,尤其成为竞选冲刺阶段的中心议题。

从特朗普身上各取所需

七名候选人包括六名共和党人和一名基督民主党(Parti chrétien démocrate)候选人——让-弗雷德里克·普瓦松(Jean-Frédéric Poisson)。共和党候选人阵容豪华,包括前总理阿兰·于贝、前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前农业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前环保部长娜塔莉·科修斯柯-莫里塞(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和前党魁让-弗朗索瓦·科佩(Jean-François Copé)。

特朗普当选意味着什么?法国和美国有没有可比性?这是17日晚上此次初选第三次辩论的开门问题。除了普瓦松旗帜鲜明支持特朗普外,其他六名共和党候选人都表示要同这位新晋美国总统的竞选立场划清界限。

于贝谴责“民粹主义”、萨科奇挑衅“单一思维”、菲永继续持中立态度、勒梅尔屡提“重生”强调反体制、科修斯柯-莫里塞认为“世界在改变”证明自己的先见之明、民调支持率比较低的普瓦松和科贝则借机抨击民调无法反应现实。从小处看,他们从特朗普身上各取所需,增加赢得大选的筹码;从大处看,他们或试图从特朗普成功上位史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以免法国重蹈覆辙。

向“沉默的大多数”示好

特朗普逆袭成功后,“沉默的大多数”(la majorité silencieuse)骤然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特朗普的支持者表达愤怒的同时,改变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历史轨迹。

“沉默的大多数”是一个政治术语,指的是在国家公共生活中不表达自己意见的大多数人。这一概念在法国右翼初选中大放异彩,每个候选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有人提醒大家警惕民粹和煽动,有人为愤怒的人民打抱不平,比如萨科奇便抓住这一机会,自视中右翼阵营中“沉默的大多数”的唯一代言人。

但向“沉默的大多数”示好,这本是法国极右政党 “国民阵线”的既定路线,一直以来,它自称维护 “真正的国家”(le pays réel)和“被遗忘的法国”(la France oubliée),近来支持率水涨船高。2015年底的大区选举中,该党第一轮竞选成绩斐然,获得29.5%的支持率,位居左右翼传统两大党之前。

在法国,“沉默的大多数”还需要从宗教维度上去分析,他们多是底层和弱势群体,同样以泛基督教信仰者为主,对伊斯兰教义的 “侵袭”表示不满,希望捍卫法国特有的高卢文化。马格里布少数族裔穆斯林因特有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成为法国政治生活的辩论话题。在一系列恐袭事件发生后,虽然看似全国上下达成共识,即谴责伊斯兰教极端分子,但因法兰西认同和民族融合等旧有问题并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反而在潜移默化中加剧社会分化,为本土和排外主义的爆发提供了发育土壤。

基于这一背景,萨科奇在此次中右翼阵营初选中,延续2007年、2012年“右倾化”竞选策略,打了不少民粹牌,甚至认为特朗普的胜出从某种程度上是对他竞选战术的认可。他不断释放一些“耸人听闻”的话语,比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应该像个法国人一样生活,我们的祖先是高卢人”,“学校食堂有火腿和薯条,学生不吃火腿,那就让他拿双份薯条。这里是法兰西共和国,每人都要遵守同样的准则,按同样的菜单吃饭”。 这些话同“国民阵线”推崇的 “法国是法国人的法国”(La France aux français)可谓异曲同工。

反精英、反体制的悖论

其实一直以来,法国总统大选候选人为拉近和选民的距离,或多或少都会 “去精英化”。竞选之初,于贝为摆脱自己高高在上的精英形象,曾特地解下领带,同年轻人一起大口喝啤酒;勒梅尔毕业于法国最精英的学府 —— 国家行政学院,但他在竞选纲领中却提出取消自己的母校这一条,表明立场,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此次特朗普“反精英、反体制”的不正统形象给法国右翼政党初选更是带来不少启发。萨科奇的声音最响,他把矛头瞄准精英和他们代表的单一思维模式,称“在他们眼中,什么都是好的”,指责他们“不坐地铁,从来没有去过农田”;一直以来号召为右派“脱敏”的科贝自称是唯一一个关注“郊区法国”(La France périphérique) 的候选人。

七位候选人皆为政治精英,其中六名曾在政府内阁中担任要职,他们做出“反精英、反体制”的姿态,但只抓住其形,并未抓住其实质。相反,一系列事例证明他们同现实脱节,比如科贝不知道巧克力面包多少钱、于贝仍在引用2002年下架的Prisunic商标、科修斯柯-莫里塞早先不知道巴黎地铁票多贵⋯⋯

法国《十字报》(La Croix)也注意到特朗普当选后,法国政界反精英言论的泛滥,指出: “这些(反精英)言论对经济精英持暧昧矛盾态度,主要攻击媒体界、知识界和文化界‘政治正确’的声音”。

法国电视记者克勒盟(Hugo Clément)在社交网站——脸书上发文,他说“大部分的政治人物都是统治系统的产物,被精英控制,为精英服务”,一语道破政客“反精英”言论的虚伪。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