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申根制的“罪与罚”

申根制的“罪与罚”

成也申根,败也申根。欧盟的创始元老们若活到今天并目睹上周的恐袭惨状,或许会发出如此感叹。

11月18日,在93省圣德尼大围攻中,11月13日巴黎连环恐袭的头目Abdelhamid Abaaoud(拥有比利时和摩洛哥双重国籍)被警方击毙。若不是一非欧盟国家16日提醒法国政府说他曾于今年年初在希腊登陆,所有人都以为他仍在叙利亚。

其实早在2014年初,比利时情报部门便将Abaaoud认定是绝对危险人物,当年8月比利时和国际警方正式对他发出通缉,但这都无碍他在欧洲自由穿梭。此前他曾在“伊斯兰国”的官方英文杂志上吹嘘说“我能在叙利亚、比利时和欧洲各地来去自如”,现在看来,这丝毫不是什么大话。

这个被通缉的头目为什么能在欧盟各国自由出入?巴黎恐袭惨案发生后,这背后的原因值得反思。

欧盟公民出入申根 边检随意

目前除进入“紧急状态”的法国和几个因难民涌入而暂时恢复边检的国家,人们可以在申根区(包括26个国家)内自由通行。进出申根区,所有人都需接受边检。但如果你是欧盟公民,边检通常极为马虎,只要验证你的身份证或签证没过期便可。边检人员不会时时刻刻查看欧洲刑警组织和世界刑警组织的通缉抓捕档案。

从理论上讲,Abdelhamid Abaaoud虽然被国际刑警通缉,但只要拿着比利时身份证便可以轻易入境欧洲。但从事实操作上来说,部分专家认为他如此进入欧洲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

希腊组织混乱 申根边境开口大 恐怖分子取道登陆欧洲

根据第三国提供的情报看,Abaaoud之所以能够从希腊成功重返欧洲,这与希腊政府某些行政管理比较混乱有关,再加上希腊处于申根区的外围,同其它国家有多处边境,长久以来难以做好边检工作。大量难民都是从希腊过境,进入欧洲境内的。

11月13日晚,袭击法国足球场的两名恐怖分子便都是从希腊过境的,他们于10月3日曾被检查过身份。

欧盟成员国情报部门合作不力

欧盟被暴出来的最大漏洞,莫过于各国无法及时分享情报信息。一直以来,情报收集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属国家而不是欧洲层面的行为,各个国家纷纷相互眼红邻国的情报信息,更别说是分享。

各国在进行情报分享的时候都非常的谨慎,不愿声张,根据两国关系友好程度,一般都是以双边合作的方式进行。

当一个被监视对象离开去国外时,先前的监视人员很容易丢失他的踪迹。

因此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还决定在2015年底前通过一项建立航空乘客姓名数据系统的提案。根据这项提案,民航航班乘客的姓名数据将被收集用于成员国预防恐怖犯罪活动。

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事后对欧洲盟国不乏责难,抱怨“法国竟然从未收到关于Abaaoud的任何信息”,并呼吁“欧洲应该重整旗鼓”。

应法国政府的请求,欧盟各成员国内政部长11月2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提出收集航班乘客信息、加强枪支管控、加强外部边境管控、切断极端组织资金链等一系列反恐新措施。

当天的会议上决定加强外部边境管控,在2016年3月前完成对欧盟申根国家边界控制系统的升级,使边境执法人员能够对旅行人员的证件进行信息扫描,该系统将与国际刑警组织的数据库连接。

不管是此前的欧债危机、希腊债务危机抑或当前难民危机中,不少成员国都拿欧盟“开刀”。在此次联合反恐中,也不例外。但恐怖分子之所以能够在欧洲畅通无阻,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毫无疑问他们熟知并充分利用了欧盟的各种漏洞,比如申根自由通行和各国情报配合不力等等。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