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文燕 > 法国最老贫民窟如何抵制政府拆迁?

法国最老贫民窟如何抵制政府拆迁?

法国最老贫民窟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原则上,政府自8月16日开始,有权强行拆迁Samaritain贫民窟。它位于巴黎北部的La Courneuve市,于2008年左右建立,共有80户家庭共计300名罗姆人,罗马尼亚人和匈牙利人。如果不是看到附近的垃圾场和偶尔过往的老鼠,这里同普通的村落无异,“村民”在家门抽烟、喝咖啡,并靠捡破烂和乞讨赚的钱集资购置了汽油发电机,生活井井有条。他们发起请愿书反对拆迁成为媒体热议话题,此外政府在巴黎气候大会前夕是否为美化本国形象而大开“拆戒”,也成为此次事件的焦点。

一个教堂、三条街、78座木房子

“你好”,初见Jozsef,他用汉语打招呼,字正腔圆。这名微胖的罗姆少年,身着灰色体恤,蓝色牛仔裤,脚踏人字拖,和一般法国少年穿着无异。他在棚户区走来走去,乐呵呵的同到访记者打招呼,彬彬有礼,作为一个采访对象,他守时、有问必答,非常“职业”。虽然来法国仅三年,也没有在正规学校读书,他却讲了一口流利的法语,且酷爱各种英文流行歌曲,可见语言禀赋超群。Jozsef此前发起“请愿书”,反对La Courneuve市政府驱逐,记者发稿时已经收到3.4万人签字,“我希望通过这封请愿书,让他人知道,我们也是人,不是小狗小猫;我们能够实现自我管理,找到住房和工作”,他说。

一个教堂、 三条街、78座木房子,Jozsef居住的地方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子,各家的冰箱摆在房间外面特别显眼,外面的桌子上摆着咖啡和录音机,画好妆的罗姆女人在自家门边抽烟、唠嗑,街面铺着地毯和亚麻油毡,因近来下雨,比较潮湿,地面却毫不泥泞。但是房子都是用木板搭建而来,“村子”里也没有下水道、厕所和洗浴室,街道尽头是垃圾场,三三两两的老鼠爬来爬去,80户家庭聚集的“村落”其实是一个贫民窟,具体来说,是法国最老的贫民窟。它位于帕斯卡尔街,离86号公路、空客工厂和当地的工业区仅几步之遥,从2008年起便初具规模,目前共有300名大人和小孩住在这里。正因其构造建筑的复杂和高明之处,这里和普通的罗姆人营寨不同,是真正意义上的“贫民窟”。

法国《巴黎人报》曾对Jozsef做过封面报道,他目前在一个救助协会工作,对法国社会的“游戏规则”,可谓拿捏的游刃有余,负责帮助街坊邻居办理各种行政手续; 他最近的一项“壮举”,便是帮助父亲在法国失业局成功注册。如果不是听到他略显稚嫩的声音,很难猜出他只有17岁。

“村民”靠捡破烂和乞讨购买发电机

Jozsef对音乐情有独钟,希望参加下一季法国版的The Voice,此前曾在棚户区入口的Samaritain教堂唱诗。贫民窟的名字叫做“Samaritain广场”,也因教堂名字而来。教堂没有多大排场,只是一个木板搭建的场地,里面干净整洁,墙上挂着暗色的绸缎,显出一丝庄重,可容一百人左右,每天有人来做祈祷,里面高处挂着旧纸箱做的牌子,用法语写着“欢迎来我们家;谢谢;上帝保佑你”。他们信仰的是20世纪初兴起的基督教新教运动-五旬节教派。

Rostash住在教堂对面,是一名虔诚的信徒,他30岁,有两个孩子,来法国5年了,之前他在罗马尼亚当过兵,胳膊上还留着当时刻的刺青。他每天从垃圾箱淘二手衣服为生,和其他人一样,他承认在法国的境遇比祖国要好很多,并希望留下来。

`

“村民”大多数人和Rostash一样,要么“捡破烂”,要么乞讨。26岁的Brndlise,已是三个孩子的妈,最小的孩子刚出生不久,6个月前,丈夫在法国签了一份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合同,她一同来到法国,平时除了带孩子,便去乞讨补贴家用,谈到或将被驱逐的境遇,她最担心的是她仍在襁褓中的婴儿;打扮时尚的Ciocirlah来法国5年,已经可以用法语交流,平时除了乞讨也会做些清洁工的活。

巴黎villette高等建筑学校老师Fiona说,“他们一无所有,通过回收旧品,把房子建起来,实属不易,这需要极高的禀赋”,从人类学角度,她称赞棚户区的组织和管理,“木质房屋一不小心,容易着火,他们设立了自行轮班巡逻制度,避免出现火灾”。

“村子”里的电,都是靠汽油发电机供给。居民通过卖废铁和乞讨,购置发电机,集资购买汽油,目前四组发电机从晚上18点到早上1点工作,解决了一半家庭的电力供应问题。

如何让罗姆人更好的融入法国社会?

Jozsef在世界最大的请愿网站change.org写道,“7年来我们没有行政意义上的住址,因此我们的境遇无丝毫改变。”没有住址,意味着无法让孩子上学,无法找到工作,没有工作,贫民窟还是原来的贫民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此当地社团如皮埃尔牧师基金会、世界医生组织和巴黎villette高等建筑学校曾向当地政府提出一项建议:打扫贫民窟并设置饮用水机制,居民有了住址便让孩子上学,找工作,渐渐离开贫民窟。

此项救助计划预计费时3年,Fiona的学生们负责建筑设计,但强调“这首先是一项史无前例的社会计划,罗姆人有望更好的融入社会。”

La Courneuve市长拒绝给贫民窟居民办理地址许可,认为社团计划只会使“贫民窟持久化”。据法国《十字报》报道,市长办公室主任Jean-Luc Vienne认为社团的建议不可行,“我怀疑,即使是世界医生这样的组织,也很难在5年内为这300个人找到工作。”

市政府于2013年提交了驱逐申请,解释说,2013年“La Courneuve共有11个罗姆人棚户区,共计2000人,占了巴黎大区罗姆人总数的10%。他们生存状况之差,令人无法忍受,驱逐是唯一的途径。”市长的逻辑明确,便是要么做好,要么赶人。市政府认为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罗姆人棚户区的问题,指责国家在这一方面职责缺失,之前市政府为80户家庭申请紧急住房,但目前也没有下文。

此前曾在市政府工作的Bitout本身是阿尔及利亚移民三代,她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应该控制移民数量,同时提高接待质量。”

巴黎气候大会是拆迁的罪魁祸首?

市长选择此时急匆匆赶人,是否同三个月后在召开的巴黎气候大会相关?罗姆人之声协会会员Pierre Chopinaud提出这一质疑。巴黎气候大会全称2015第二十一次缔约方会议的主办国(COP21),于11月30日到12月11日举办,将成为在法国举办的一次最大规模的国际性会议。会议地点定在巴黎大区塞纳——圣但尼省的勒布尔热(Le Bourget)镇,距离Samaritain贫民窟只有几千米的距离。

据法国《解放报》报道称,8月6日警察来到这里下最后的通牒,强调“棚户区必须在巴黎气候大会前”拆除掉。市政议员Mehdi Bouteghmes反对驱逐,他在接受法国欧洲1号电台采访时说,“国家希望快速拆除”,原因便是:“巴黎气候大会将在勒布尔热展厅举办,它附近的区域必须清理干净”。但市政府方面辩解称,驱逐令是两年前签署的,原本8月15日就是最后期限。

Fiona说,往届气候大会的主办国,也会把附近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个贫民窟在旁边,不是法国作为一个强国应该留给世界的印象;但法国也可把这个贫民窟变成自己向世界展示的窗口:没有政府救助,贫民窟的人也可以干净整洁,生活的极有尊严。

 
原文发布在欧时内参微信号
推荐 15